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调查分析

新中国成立70年浙江消费价格变动及相关影响

时间:2019-09-30

新中国成立以来,伴随我国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迈向市场经济,价格改革不断深化。70年来,国家有计划、有步骤地对价格体系和物价管理体制进行改革,通过调放结合,不失时机地逐步加大价格改革力度,定价方式由政府指导为主转为市场定价为主,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成为市场变化和经济发展的晴雨表、指示器。其间由于价格水平高低起伏变动,浙江经济发展和城乡人民生活也随之产生了很大变化。

一、浙江省CPI运行态势及特点

70年来,浙江经济经历了由计划向市场转变、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完善的过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价格体系和价格管理机制的形成过程中,伴随着国家宏观调控、调节有效需求等一系列政策的实施,浙江省CPI几经起落(见图1和图2),具体可分为以下七个阶段。

1   19531978年浙江省(城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轨迹

2   19782018年浙江省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轨迹

(一)政府调控价格为主阶段(1949-1978年)。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前,我国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价格运行主要以政府调控为主。从有城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记录的1953年开始,除1961年以外,计划经济时期浙江价格水平运行基本平稳。其中,由于1959年到1961年我国的经济作物和粮食作物大幅度减产,对物价水平产生了严重影响,1961年浙江居民消费价格上涨了22.0%。受此影响,1966年到1977年政府直接冻结价格,因此尽管这一时期国内经济剧烈波动,但CPI基本凝固不动。

(二)价格改革起步阶段(1979-1984年)。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拉开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序幕。1979年根据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和十二大提出的“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原则,价格改革首先从改革农产品价格入手,大幅度提高粮、棉、油等主要农产品的收购价格。这一阶段是价格改革的起步阶段,价格改革的步子迈得还不大,没有突破计划体制框架,主要特征是“调放结合、以调为主”。价格波动除1980年浙江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为8.8%以外,其他年度涨幅均在3.0个百分点以下,六年间居民消费价格年均上涨3.4%

(三)价格大幅波动阶段(1985-1989年)。

这一阶段价格改革的重点是“调放结合,以放为主”。除少数重要农产品和少数经济作物由国家定价外,其他农产品价格放开,由市场进行调节。许多工业生产资料形成了计划内平价、计划外议价的双轨制价格,同时放开了全部小商品价格,并扩大了一般消费品市场调节价格的范围。这一阶段,浙江居民消费价格年均涨幅13.8%,其中涨幅最小的1986年为6.2%,涨幅最大的1988年为21.5%,为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历史高点。

(四)价格平稳回落阶段(1990-1991年)。

这一阶段价格工作的主要特征是从第二阶段的“以放为主,调放结合”逐步转向“抑制通账,调控结合”。面对巨大的通胀压力,中央迅即做出反应,1989年开始采取“治理整顿,深化改革”的方针,在大力整顿下,严重的通货膨胀迅速得到抑制,价格涨幅明显回落,1990年和1991年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分别为2.1%3.5%,涨幅与改革初期相当。

(五)第二次通货膨胀阶段(1992-1996年)。

这一阶段通货膨胀再一次成为当年经济运行中的重大问题。经过19901991两年的价格稳定时期,价格改革重点由单一的“调放结合”模式转向了构建社会主义市场价格新体制。但由于原有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端还没有完全消除,以往那种盲目扩张投资、竞相攀比发展速度的问题日益突出,出现了房地产热、开发区热、集资热和股票热等现象。伴随而来的则是高投资膨胀、高工业增长、高货币发行、高信贷投放以及高物价上涨。5年中浙江居民消费价格年均涨幅为15.1%,其中涨幅最大的1994年为24.8%,为改革开放以来浙江涨幅最高点。

(六)通货紧缩迹象阶段(1997-2002年)。

由于这一时期世界经济发展不景气,东南亚又爆发金融危机,我国对外贸易受到影响,再加上国内需求低迷,粮食价格持续下滑,经济增长速度相对较低,国内市场出现了通货紧缩迹象。这一阶段价格改革重心转移到了研究制定价格政策、宏观调控措施和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价格秩序上来。

(七)价格小幅波动阶段(2003-2018年)。

2003年起,伴随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价格改革进一步深化、价格管理方式不断完善和价格形成机制不断理顺,市场调控价格的能力不断增强,中国的价格改革逐步走上法制化轨道,浙江迈入高增长、低通胀经济增长期。由价格放开带来的商品短缺状况得到有效缓解,市场供求平衡使价格变化趋于稳定。

二、价格变动的综合因素分析

浙江价格变动是社会各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价格变动既与经济体制转轨、经济政策调整和市场开放程度有关,又受宏观经济变量的影响。这些因素相互作用,对浙江省价格变动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一)价格变动与地区生产总值的关系。

新中国成立以来,浙江经济总体上保持了持续较快发展的良好态势。计划经济时期,CPI受政府直接调控,与国民经济发展的内生联系尚不明显;步入市场经济时期,经济发展不可避免地引发价格变动,反之经济发展也受到通货膨胀的冲击或通货紧缩的制约。

1.价格变动与经济发展呈现周期性波动。浙江经济发展伴随着价格的高低起伏呈现周期性的波动(见图3),随着经济体制逐步向市场经济迈进,经济增长与价格变动呈现明显的相关关系,主要表现为三个特征:

一是经济快速增长,价格上涨紧随其后。改革初期,随着经济运行逐渐步入正轨,经济发展初见成效。1980年,浙江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由1979年的13.6%提高到16.4%;价格涨幅也从2.6%攀升至8.8%1984年和1985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首次突破20.0%,达21.7%;价格涨幅也在1985年第一次突破两位数,达14.8%1993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以22.0%的幅度创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快增速,价格涨幅也在1994年以24.8%创了新高。

二是经济低速运行,价格涨幅也随之回落。1981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由1980年的16.4%下跌至11.5%,价格涨幅也由8.8%回落至1.7%1989年全省经济下滑,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以-0.6%跌入谷底,价格涨幅也于次年回落至2.1%

三是价格波动往往滞后于经济发展一年左右。当经济快速增长时,价格运行往往在次年呈现快速上涨态势;当经济增速回落时,价格涨幅也往往在次年回落。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速的四个峰值分别出现在1984年(21.7%)、1993年(22.0%)、2003年(14.7%)和2010年(11.9%),价格涨幅的峰值则分别出现在次年的1985年(14.8%)、1994年(24.8%)、2004年(3.9%)和2011年(5.4%)。在经济发展跌入低谷的1989年(-0.6%),价格涨幅在1990年回落至低点(2.1%)。

3 19782018年浙江省地区生产总值与居民消费价格变动率

2.价格大幅波动对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新中国成立后浙江第一次价格大幅波动出现在1961年,受三年自然灾害影响,全省出现较为严重的通货膨胀,当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为22.0%,其后果是政府直接冻结价格。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居民消费价格走势经历了两次明显的通货膨胀和一次通货紧缩,1988-1989年和1993-1996年为通胀阶段,居民消费价格年均涨幅分别为19.8%17.1%19982002年为紧缩阶段,居民消费价格年均降幅为0.3%,其负面影响显著。

回顾改革开放后全省经历的两次通货膨胀,都是由于投资膨胀和消费膨胀拉动而引起货币发行量过多,从而导致货币贬值、价格上涨,总需求膨胀超过总供给造成总量失衡的结果。严重通货膨胀对国民经济及整个社会的危害很大,主要影响有四点:一是经济下滑迫使政府采取“抽紧银根,压缩规模”的调控措施,必然导致经济波动加剧,经济增长率回调过猛。1989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从上年11.9%的增幅跌至0.6%的负增长就是例证。二是加剧市场商品供应紧张状态。来势凶猛的通胀势必引起全国性的抢购风潮,使得消费者、生产者和政府决策部门措手不及。三是降低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在收入一定的条件下,价格上涨越多,支出增加就越多,居民实际生活水平下降就越多。四是降低企业生产管理水平,助长粗制滥造等不良企业行为。在通胀严重的情况下,企业不怕卖不出产品,感觉不到市场压力,不利于提高产品质量。

通货紧缩主要表现为价格水平在较长时期内呈下降趋势,且价格下降并没有带来消费的明显增加,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也较大。19982002年浙江出现通货紧缩迹象,导致经济运行中出现了供求严重失衡的局面。在生产领域内,国有企业累计亏损额日趋严重,开工普遍不足,生产闲置率大幅度上升。在劳动力市场中,数百万工人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的困境。在资金市场中,巨额的不良信贷资产和投资风险的加大,使商业银行产生了惜贷现象。针对这一情况,尽管国家采取了多项调控措施,但买方市场仍没有大的改观,经济增长速度相对缓慢。

(二)价格变动与货币供应量的关系。

在正常的情况下,市场上流通的货币与商品流通中实际需要的货币应保持一定的比例,如果货币发行量超过一定的额度就会引起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当年M0(货币供应量) 增长率与次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密切相关,M0连续几年超速增长,将会引起通货膨胀。1979年以来,我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与M0同比增长率的运行趋势基本符合这一规律(图4)。1984年我国货币供应量(M0)高速增长,达49.5%1985年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达14.8%1985年货币供应量(M0)增速在紧缩中回落, 1986年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回落;1992—1993年,我国货币供应量(M0)连续两年增幅超过30%1994年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创历史最高水平;2010年我国货币供应量(M0)增速为16.7%,是近十年来的高点,2011年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为5.4%,涨幅也为近十年最高。

4   19792018年全国M0增长率与浙江省居民消费价格变动率

(三)价格变动与消费增长的关系。

居民消费价格的波动伴随着居民消费增长同步运行(见图5)。当居民消费价格大幅度上涨且波峰一浪高过一浪时,消费品市场也呈现一次强过一次的繁荣景象,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大幅增长。当价格涨幅不断回落、降至谷底,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幅也同步回落,市场出现萧条。当价格涨幅在合理区间运行,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也平稳增长,市场保持一定的活力。价格变动对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变动的影响程度较大,说明改革以来全省经济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价格变动与市场运行连成一体。

5 19792018年浙江省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率与价格变动率

(四)价格变动与工业生产领域的关系。

根据价格传导规律,商品价格的波动首先出现在生产领域,然后通过产业链向下游产业扩散,最后波及到居民消费品。从供应角度看,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对CPI的传导,不仅在时间上具有超前性,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居民消费价格的波动幅度。从需求角度看,居民消费价格波动引起的市场供需变化反过来也影响着工业品价格的变动。对比1990—2018年(工业品价格统计从1990年开始)浙江省PPICPI变动情况(图6),两者运行趋势相同且数据高度相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与居民消费价格属于直接传递关系。

6  19902018年浙江省PPI与居民消费价格变动率

三、价格变动对城乡居民生活的影响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省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居民消费规模不断扩大,消费结构由温饱型向享受型转变,消费模式由传统趋向现代,居民生活质量全面改善。2018年全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34598元,比1978年的301元增长114倍;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707元,比1978年的157元增长125倍。

与此同时,波动变化的居民消费价格水平也影响着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价格变动对居民生活的影响主要表现为:由于价格上涨,居民消费支出增加,消费水平降低;由于价格下降,居民消费支出减少,消费水平提高。也就是说,居民的实际消费水平往往被价格上涨因素所削弱,其增长速度不仅受生活质量改善的影响,同时还要取决于价格涨幅的高低。

在价格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几度出现阶段性的通货膨胀,冲抵了居民增加的收入,增加了居民的消费支出,城乡居民的生活压力有所增大。其中,低收入家庭受影响程度尤其明显。低收入家庭的消费模式仍以解决温饱为主,用于享受和发展的消费占比很小。在以食品价格上涨首当其冲的物价上涨浪潮中,低收入家庭正常的温饱生活受到强烈冲击,生活压力明显增大。在通货膨胀最明显的1988年、1993年和1994年,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分别上涨21.5%19.8%24.8%,其中食品类价格分别上涨27.2%20.8%32.2%,同期全省城镇低收入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21.7%27.4%31.2%,涨幅低于城镇居民收入平均增长幅度7.711.18.6个百分点。1994年全省食品类价格涨幅创历史新高,许多以食品支出作为家庭刚性消费的低收入家庭濒临入不敷出的窘境。当年低收入家庭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655元,食品消费支出为1564元,占家庭消费性支出的62.4%,该比例高于城镇居民平均水平14.9个百分点。这在住房制度、医疗保障制度开始进入改革及水、电、燃料价格全面上涨的年代,低收入居民家庭生活负担无疑加重了很多。

2004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正式发文启动了低收入群体临时价格补贴联动机制,在价格上涨较快年份对全省困难群众发放一次性补贴,并对补贴对象、补贴标准、补贴发放时间等作出明确规定。200812月,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建立健全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价格补贴机制的通知》,将补贴发放时间统一为按季发放,并进一步明确了补贴发放标准。这一系列举措成效显著,有效化解了物价上涨对困难群众基本生活的影响,为创新价格调控监管方式树立了典范,进一步完善了社会保障和援助体系,有利于保持社会和谐稳定。

四、浙江省价格改革的成就和启示

价格改革曾经使居民消费价格水平大幅度上涨,也一度引发通货膨胀,虽然经历阵痛,但70年来所取得的成就证明价格改革利大于弊,除了促进经济发展、居民收入增长以外,还取得了两点收获。一是促使资源配置更合理,促进了产业结构升级 。历经70年的改革和变迁,全省绝大多数商品和服务价格在市场机制作用下已经基本理顺、成型。通过改革,价格越来越能够灵活地反映市场价值,有效调节生产要素在国民经济各部门、各地区之间的合理配置,提高了经济发展活力,完成了全省从计划市场卖方市场再到买方市场的跨越,促进了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二是改善人民生活,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价格改革为市场发挥资源配置作用开拓了广阔的空间,调动了生产经营者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使得商品供应更加丰富、市场更加繁荣,为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创造了有利条件。

放眼未来,浙江省价格改革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新时代对价格机制改革提出了新要求,必须牢牢执住价格这一市场经济条件下合理配置资源之“牛耳”,加快价格市场化改革、完善价格形成机制、强化价格监管、维护公平竞争、打破价格垄断,有效发挥价格机制的激励和约束作用,引导资源在实体经济特别是生态环保、公共服务等领域的高效配置。要统筹兼顾,促进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防止出现严重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仍将是今后政府宏观调控部门在制定经济政策中的重中之重。价格改革要以人为本,全面统筹国民经济各部门和生产各环节的平衡,统筹城乡、生产与消费关系,通过市场机制和价值规律的运用,促进国民经济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