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调查分析

生产能力持续提升 绿色畜牧成效显著——新中国成立70周年浙江畜牧业发展成就

时间:2019-10-08

畜牧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事关食品有效供给、农业生态循环、农民持续增收、公共卫生安全和民生福祉改善。浙江作为一个资源小省和经济强省,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和“生态优先、供给安全、结构优化、强牧富民”的指导方针,突出畜牧业转型升级的总战略,率先走出一条产出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现代畜牧业发展之路。

一、浙江畜牧业发展历程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浙江畜牧业经历了快速恢复、曲折波动、稳步调整、全面巩固和转型升级五个阶段,其大致发展历程可分为以下两个时期:

(一)改革开放前的浙江畜牧业。

1.快速恢复阶段(1949-1957年)。新中国成立初期,浙江百废待兴,畜牧业发展水平落后,1949年畜牧业产值仅为1.6亿元[1],占农林牧渔业总产值比重为11.5%。自1953年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以来,畜牧业生产快速恢复。到1957年,浙江畜牧业产值为3.3亿元,较1949年增长了106.3%;同时,占当年农林牧渔业总产值比重为12.5%,较1949年增加了1.0个百分点。

2.曲折波动阶段(1958-1977年)。“二五”时期,浙江建立了人民公社制度,大部分畜禽由农民个人所有收归为集体所有。在“大跃进”思想影响下,“三年困难时期”农业减产,饲料奇缺,浙江畜牧业受到较大冲击。1962年,由于实行“公养与私养并举,以私养为主”的政策,畜牧业得到迅速发展。1963年,浙江生猪饲养量首次突破1000万头,达到1075.6万头。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畜牧业生产受饲料减少等影响开始下滑,至1969年在“抓革命,促生产”方针指导下,畜牧业又逐渐恢复并发展。以生猪为例,浙江生猪存栏量由1966年末的991.9万头,下降到1969年末的890.6万头后,逐步回升至1970年末的1111.9万头,存栏首次突破1000万头,1971年生猪饲养量首次突破2000万头大关,达到2266.0万头。

1 1962-1977年浙江生猪年末存栏走势(单位:万头)

(二)改革开放后的浙江畜牧业。

1.稳步调整阶段(1978-1996年)。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实行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种田的积极性,粮食产量大幅度提高,为畜牧业的发展提供充足的饲料,国家实施的“菜篮子工程”等政策也促进了畜牧业生产。就浙江而言,改革开放初期,生猪存栏量已经达到较高水准,之后稳定调减,由1978年末的1334.7万头稳步减少至1996年的892.7万头,年均下降2.2%[2]。肉类总产量由1978年的42.3万吨增加到73.5万吨,增长73.8%;畜牧业产值由9.4亿元快速增加至155.9亿元,是1978年的16.5倍。

2.全面巩固阶段(1997-2005年)。1997年以来,我省加快推进现代农业进程,大力发展效益农业,畜牧业生产也得以平稳发展。自浙江实施“西进东扩”战略以来,带动了全省畜牧业总量稳定增长和区域协调发展,初步形成了区域化布局、集约化经营、专业化生产的现代畜牧产业格局。2005年末,浙江生猪、羊、家禽存栏较1997年末分别增长了20.1%3.6%29.5%,牛存栏下降了23.3%;肉类产量较1997年增长了63.6%;畜牧业产值增长了50.5%。畜牧业开始由传统的家庭副业,向专业化的规模养殖转变。

3.转型升级阶段(2006-至今)。随着畜牧业逐渐从大农业中分离出来成为相对独立的产业,各种不同规模的养殖场、专业户、联合体等应运而生,并进行了各种产业化形式的探索,规模养殖快速发展,但因和种植业生产不配套,畜禽排泄物无法得到利用,带来一系列环境污染问题。针对畜牧业发展面临的问题,浙江于2008年召开了全省生态畜牧业工作会议,结合两轮“811”环境整治和保护行动的实施,率先推进以农林牧结合、资源循环利用为主要内容的生态畜牧业建设。2012-2013年,浙江连续出台政策要求按照农牧结合、生态养殖和发展循环农业的要求,加快构建新型畜牧产业体系、促进畜牧业现代化建设。目前,浙江已基本构建农牧结合格局。2018年末,浙江生猪、牛、家禽存栏分别为516.8万头、13.7万头和8320.6万只,分别较2006年下降了48.5%40.3%17.7%,羊存栏为125.9万只,增长了1.6%;猪牛羊禽肉产量为103.9万吨,下降33.7%

二、浙江畜牧业发展取得显著成就

(一)经济地位提高。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浙江畜牧业以改革促发展,不断推进建设现代农业进程,紧抓畜牧基础设施建设,改变了建国初期畜牧业发展水平落后的局面,目前畜牧业成为农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效促进了农业增产增效和农民增收。2018年浙江省畜牧业产值达到331.80亿元,是1949年的207.4倍;2018年全省农村畜牧业人均经营净收入达到285.96元,是1954年的22.0倍,年均递增4.9%,其占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0.9%

(二)生产能力提升。

从主要畜禽的存栏量来看,2018年末生猪、牛、羊、家禽存栏分别为516.8万头、13.7万头、125.9万只、8320.6万只。生猪和羊存栏量较1949年分别增长了110.2%25.9%;牛存栏较1949年下降了84.1%;家禽存栏较1978年增长了161.8%。从主要畜禽出栏量来看,2018年全省生猪、牛、羊、家禽出栏分别为911.6万头、8.2万头、135.1万只和17195.9万只。生猪出栏量是1952年的4.5倍,牛、羊出栏分别是1981年的2.9倍和3.2倍。

2 1978-2018年浙江生猪、牛、羊存栏走势(单位:万头)

主要畜禽生产能力的提升带动了畜产品供给能力的增强。从肉类产量来看,2018年浙江猪牛羊肉产量为77.5万吨,较1978年增加了35.2万吨,增长了83.3%,年均增长率为1.5%2018年禽肉产量为26.4万吨,较1980年增加了20.4万吨,增长了242.0%,年均增长率为4.4%,有力保障了城乡居民的肉类消费需求。以猪肉为例,改革开放前,由于粮食饲料的缺乏,生猪出栏周期长且头重小,提供的猪肉产量较少。1978年,浙江生猪肉产量仅为41.6万吨,推算平均出栏头重为71公斤左右。之后随着饲料的丰富和养殖技术的发展,生猪存栏数虽主动调减幅度较大,但猪肉产量和头重均有较大幅度增加。2018年猪肉产量为74.0万吨,较1978年增加了32.4万吨,年均增长率为1.7%;平均出栏头重约为125公斤,是1978年的1.8倍。

3 1978-2018年浙江猪肉产量走势(单位:万吨)

(三)生产结构优化。

浙江畜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畜产品的生产结构也不断优化。2018年猪肉在肉类总产量中的比重已由1980年的90.8%下降到71.2%,下降了19.6个百分点;禽肉的比重由7.8%迅速扩大到25.4%,增加了17.6个百分点;牛肉的比重由0.7%提高到了1.2%,增加了0.5个百分点;羊肉比重由0.7%提高到了2.2%,增加了1.5个百分点。尽管猪肉在肉类产量中仍占据绝大部分比例,但其他类别肉产量增长迅速,尤其是禽肉产量,说明人们逐渐倾向于白肉消费,更加注重饮食均衡。

4 2018年肉类产量比重

(四)生产方式转变。

建国后至改革开放初期,受限于粮食产量,尽管政府鼓励养猪及其他畜牧,但生产方式以散养为主,畜牧生产量不大,除少量国营农场外,基本上没有规模养殖。由于千家万户的分散养殖模式,以及饲养方式落后、养殖人员素质和生产水平不高,使得生产者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弱,产品质量安全难以得到保障。改革开放后,在政府推动和市场引导下,各种不同规模的养殖场、专业户、联合体等应运而生,并进行了各种产业化形式的探索,生产方式开始由小规模分散养殖转变为规模化集中养殖。特别是十八大以来,避免畜牧养殖污染成为畜牧业发展的首要问题,浙江严格按照环境承载率科学调整畜牧业区域布局,在全国率先重新划定畜禽禁限养区并完成禁养区、养殖过载区养殖场户的关停转迁,加速推进畜牧业生产方式的转变。2012年浙江年出栏150头及以上的生猪养殖户(单位)饲养量为2065.6万头,规模化率为63.1%。而根据2018年摸底调查数据,2018年底饲养量达到3000头及以上的生猪大型户饲养量为862.2万头,占全省比重已达66.1%,规模化效应显著。

此外,浙江积极推进畜牧业“机器换人”,大力发展“智慧农业”,通风控温、污水处理、自动化饲喂等设施加快普及, 2018年年出栏3000头以上养猪场自动饲喂设施化率达65%,较2017年增加了15个百分点,已创建标准化示范场1000余家。

三、浙江畜牧业生态高效发展亮点纷呈

(一)疫病防控能力提升。

浙江从动物疫病防控、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等方面入手,牢牢守住畜牧业发展底线,切实保障食品卫生与公共卫生安全。加大资金投入用于兽医实验室、乡镇兽医站、省际检查站、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设施等建设,推进畜牧兽医体制改革,构建省、市、县、乡、村五级动物防疫员队伍。在重大动物疫病防控上,率先建立重大动物疫病防控责任体系,创新实施省外动物及其产品调入风险评估制度和强制免疫评估工作制度,开展重大动物疫病防控行动,严把动物及其产品检疫关,做到应免畜禽的重大动物疫病免疫密度达100%。在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上,大力推行标准化生产,建立了《浙江省生鲜牛奶质量安全监管责任制和责任追究暂行规定》等一系列制度,全省养殖、流通、屠宰等环节实施“瘦肉精”等违禁物质抽检,抽检合格率保持在99.9%以上。在无害化处理上,抓好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组织重点流域病死动物防控行动,及时消除隐患,截至2018年已建成42个病死动物无害化集中处理厂。全省有61个县(市、区)实施生猪保险与无害化处理联动,23个县(市、区)实行跨区域联动处理。

(二)畜牧业绿色发展加快。

浙江注重可持续发展,坚持走高效生态农业道路。自上世纪90年代起,通过发展规模养殖和生态畜牧业,破解了畜牧业发展瓶颈。作为全国首个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发展试点省份和全国首个畜牧业绿色发展示范省, 浙江紧紧围绕“打造绿色农业强省”目标,坚持顶层设计与基层实践并重、面上推进与示范创建并举、先行先试与总结完善并行,以“养什么都可以,但决不能污染环境”的决心,加快推进畜牧业转型升级、绿色发展。编制和实施了畜牧业转型升级发展规划,按照农牧结合、生态养殖和发展循环农业的要求,合理布局,科学确定养殖规模,确保养殖业发展与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并依法划定和调整“禁、限养区”。浙江全面完成保留规模场“一场一策”整治验收和线上视频防控设施建设,基本完成散养生猪和规模水禽场整治任务,建立线上线下联动防控机制。同时,率先在全国启动美丽牧场建设,对保留规模场进行生态化改造提升,全省90%以上的规模猪场采取农牧结合的养殖模式,截至2018年已累计验收通过957家环境美、产品美、收入美的美丽牧场。

(三)产业化经营特色显著。

浙江大力推进以产业化为核心,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新型畜牧产业体系建设,产业化经营取得重大进展。着力培育龙游龙珠等新型畜牧合作组织,探索并实践了桐庐万强农庄、义乌顺旺等多种农牧结合生态化建设模式,青莲、华统、湖州温氏、江山恒亮等龙头企业实力不断壮大,创建了全国首家饲料原料集团采购平台,全产业链构建取得重大进展。

因地制宜,根据不同区域特色布局产业发展,形成优势特色畜产品区域。一是平原区域以产业带式发展居多;二是水网区域畜牧发展以环境承载力为标准;三是山地丘陵地带发展循环农业优势明显。通过实施畜牧业“西进东扩战略”和优势畜产品区域布局规划,提升了浙西、浙北等畜牧主产区的产业档次,充分发挥浙东南地区资源优势,形成了优质猪、肉禽、蛋鸭、奶牛、湖羊、兔和蜂等优势区域,以及羽绒、皮革、蜂产品等加工特色优势区,建立了一批生猪、蜂产品、兔毛和羽绒等外向型生产和加工基地。

(四)生态化治理持续改善。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建设思想,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浙江坚持保供给与保生态并重。一方面,严守畜禽养殖零污染底线。按照“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和“主体小循环、园区中循环和县域大循环”要求,全面开展了畜牧业污染整治,全面完成年出栏5000头生猪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建设,完成保留规模养殖场智能化防控设施建设并纳入当地环保或“五水共治”监管平台,确保养殖污染全方位监管。另一方面,进一步推进高水平利用养殖废弃物。按照源头减量、过程控制、末端利用的思路,以沼气、生物天然气、农用有机肥和农村能源为主要利用方向,进一步健全制度体系,强化责任落实,完善扶持政策,严格执法监管,加强科技支撑,持续深化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深入推进畜牧业转型升级和农业绿色发展。2017年在全国畜禽粪污综合利用考核中浙江省列全国首位;2018年,浙江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88%,居全国前列。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浙江畜牧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空前的发展,为加快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发展、打造绿色农业强省和建设“两美”浙江打下了坚实基础。